東京奧運馬拉松賽道出爐

自從設樂悠太在今年初以破日本紀錄時間,取得東京馬拉松第二名和一億日圓獎金之後,日本國民對在2020年東京奧運爭金奪銀的信心大大增加。事隔三個月,東京奧委員在最近公布了男女子馬拉松賽道(圖),讓跑手們可以提早籌劃比賽策略。

20180531-01

距離東京奧運還有兩年。到底日本跑手能否利用主場之利打破逾14年的獎牌荒,全國上下拭目以待。

(原文在2018年6月22日刊於am730)

Screen Shot 2018-06-22 at 2.14.04 PM

川內優輝:「我要死而無憾」

yuki-kawauchi-boston2018.jpg

有睇開本欄的讀者都知道,孖九是日本「市民runner」川內優輝的忠實粉絲。過去數年,這位在埼玉縣高中打工的公務員在日本的長跑賽事幾乎戰無不勝,靠「副業」成為報章雜誌的頭條常客。川內的名字雖然在日本家傳戶曉,但直至上星期一舉行的波士頓馬拉松,他才在海外迅速走紅。

說話一年前,川內的經理人在觀看波士頓紅襪的棒球比賽時遇上跑步名宿Bill Rogers。這位四屆波士頓馬拉松冠軍表示他很欣賞川內,於是託川內的經理人拍下一段短片,遊說其參加今年比賽。川內看後非常感動,二話不說便答應了Rogers的邀請。這個決定,改變了川內的人生,亦改變了波士頓馬拉松和日本長跑界的歷史。

4月16日早上,第122屆波士頓馬拉松在攝氏3度和大雨下揭開序幕。這種天氣對絕大部分精英運動員而言都是不利因素,但卻正合川內心意。早在今年元旦日,川內便曾經在零下17度於美國麻省的Marshfield馬拉松跑出2小時18分59秒的時間,創下職業生涯76次跑低於2小時20分的健力士世界紀錄。假如在天朗氣清的日子,川內的速度比其他比賽熱門明顯輸蝕;但惡劣天氣卻幫了川內一個大忙:當其他跑手逐一由先頭部隊脫落的時候,見慣大場面的川內毫不退縮,並在最後3公里超越衛冕的Geoffrey Kirui,以2小時15分58秒時間奪冠,比第二名的Kirui快近2分半鐘。

對上一次由日本跑手勝出波士頓馬拉松,要數到1987年的瀨古利彥。那一年,恰巧是川內出生的一年。「我在想,這可能是命中注定吧?」川內在賽後說道。事實上,他在超越Kirui的時候並不知道對手正是上屆冠軍,更不知道自己已經領先所有人。「我沒有左顧右盼,我只是集中精神,以自己的速度、跑自己的比賽。」

隨著波士頓的勝利為川內帶來15萬美元(約117萬港元)的獎金,這位以「市民runner」打響名堂的跑手終於決定在明年4月結束公務員生涯,轉做全職運動員。現時32歲的川內表示,獎金將會用作活動經費,加上海外馬拉松提供的出場費,足夠應付未來3至4年的開支。

「自己的個人紀錄(2小時8分14秒)已經5年未有刷新了,是時候改變一下環境,用馬拉松在世界舞台上決一勝負。」川內說。「我要死而無憾。」

(原文在2018年4月27日刊於am730)

Serena Burla——活著是一份禮物

圓夢波士頓

06MARATHONLIVE-web-shalane3-superJumbo

距離第122屆波士頓馬拉松還有三個星期,作為東道主的美國對今年賽事特別興奮,事關美國女子馬拉松選手的陣容稱得上「史上最強」——有紀錄以來最快的5名運動員當中,將有4位同場競技,令美國奪標的機會大大增加。

由80年代中期開始,美國長跑界便一直與波士頓馬拉松有緣無份。男子方面,要等到Meb Keflezighi在2014年衝過終點那一刻,才打破了自1983年以來的「入球荒」。當年剛好是波士頓襲擊後一年,國民對事件猶有餘悸,Keflezighi的勝利令全國上下士氣大振,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但女子方面,自1985年以來便未有美國人登上過冠軍寶座。

這個困局終於有望在今年解開。去年11月,Shalane Flanagan(圖)在紐約馬拉松跑贏衛冕的Mary Keitany奪冠,成為40年來第一位贏得紐約馬的美國女跑手。她的表現令一眾美國跑手燃起鬥志,紛紛以今年的波士頓馬拉松為奮鬥目標。將會出戰今年賽事的Des Linden最近接受訪問時便表示:「Flanagan證明了即使任務再艱巨,亦非全無可能完成。」Linden至今參加過5次波馬,其中在2011年以僅僅兩秒之差取得第二名。「今屆參賽的美國跑手是有史以來實力最強。我不知道誰會勝出,但今年肯定是屬於我們的一年。」

Screen Shot 2018-04-26 at 11.54.29 PMLinden口中的「誰」,包括今年1月在侯斯頓半馬賽中打破美國紀錄的Molly Huddle、2017年芝加哥馬和波馬季軍Jordan Hasay,以及Flanagan本人。去年紐約馬拉松之後,36歲的Flanagan曾計劃在職業生涯的最高點引退,但這位三屆奧運代表最後還是抵受不住站在起跑線上的吸引力。「紐約的勝利,告訴我和其他美國運動員可以把夢想放大一點,」她說。「贏得波士頓的話,我的職業生涯就算完整了。」

4月16日,一眾跑手能否在波士頓實現這場等了32年的美國夢,大家拭目以待。

(原文在2018年3月23日刊於am730)

追逐1億日圓的黃金時代

東京マラソン2018 ゴール 設楽悠太が日本新記録日本長跑界最近一片喜氣洋洋,事關在兩星期前舉行的東京馬拉松,26歲的設樂悠太(圖)以2小時6分11秒時間取得第二名,同時打破了高岡壽成在16年前創下的日本紀錄。不僅如此,比賽前20名有13席由日本選手包辦,而且所有人都跑出個人最快時間。

提起男子馬拉松,日本人總是一副「遙想公瑾當年」的口吻:女子馬拉松總算在2000年和2004年連續奧運贏得兩面金牌,但男子隊呢?竟要算到1992年森下廣一的一面銀牌。日本男子馬拉松由90年代開始出現「入球荒」,不少所謂專家將此歸咎於《箱根驛傳》,指大學的接力跑文化令年輕跑手過度操練,結果以傷患提早結束職業生涯;亦有一批「基因信徒」認為馬拉松是肯尼亞和埃塞俄比亞人的天下,日本選手再快亦難以並駕齊驅。

但在2月25日,不單只設樂一人,而是一整代的日本運動員同時向全世界證明自己的價值。這一日,日本國民足足等了近27年。在這27年間,日本長跑運動員的訓練方法亦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往運動員大都重視跑量,每月1,000公里只是等閒事,但近年開始有重質不重量的趨勢。以設樂為例,便從來不會在訓練時跑超過30公里,認為再增加距離只會提高受傷風險,訓練效果有限;與他同年的大迫傑,則選擇徹頭徹尾脫離日式劇本,移居美國跟隨跑步名宿Alberto Salazar集訓;而「市民跑手」川內優輝,就以每周末參加比賽當作訓練。

Screen Shot 2018-03-08 at 10.08.57 PM日本男子馬拉松步入黃金時代,令看官對兩年半後在主場舉行的東京奧運引項以待。不過講到最多人關心的話題,還是設樂在東京馬拉松贏得的獎金。日本實業團陸上競技連盟在2015年設下1億日圓(約740萬港元)獎金,送給打破男女子國家紀錄的運動員。另外,東京馬拉松向第二名跑手發放4百萬日圓,打破國家紀錄另加5百萬日圓。換言之,未設出場費和其他花紅,設樂起碼賺得1.09億日圓。這筆錢足夠年紀輕輕的設樂上車兼上樓,但他笑言除了想請朋友吃飯外,暫時未有其他打算。

當年實業團陸上競技連盟拿出三分一的財政儲備,出了這道1億日圓的課題,推動日本跑壇發展。有趣的是,根據連盟訂下的條件,只要打破國家紀錄便可領獎,每名跑手每年最多領取獎金一次,有效期直至2020年3月。日本的財政年度由4月1日開始,換言之,假如設樂在今年刷新自己的紀錄,或者其他跑手打破他的紀錄,連盟將會再派1億。如此派下去,連盟會不會因為計劃太過成功而陷入財政困局呢?

(原文在2018年3月9日刊於am730)

日本馬拉松再生術

20170428-02-EN

距離東京奧運還有不到3年,作為主辦國的日本除了密鑼緊鼓鋪橋搭路之外,亦著手更新各項「軟件」,提升在2020年爭金奪銀的實力。

以日本陸上競技連盟為例,其選拔奧運馬拉松代表成員的方法一直為人詬病。當局要求跑手在指定比賽中跑出特定時間才可取得奧運入場券,但卻把門檻定得太高,幾乎從來沒有跑手達標,最後由陸連以閉門形式選出男女子各三名運動員出賽。這樣方法不單欠缺透明度,而且往往等到奧運前數個月才公布結果,跑手們未有足夠時間備戰。

有見及此,陸連最近宣布大幅改革選拔機制。由今年夏天到2019年春天,假如跑手在福岡馬、東京馬等指定比賽中取得前三名,將會取得參加奧運選拔賽的權利。這場名為《》的比賽將於2019年9月後舉行,頭兩名的選手將會自動獲得奧運參賽資格;餘下來的最後一席,將會留給在2019年冬天至2020年春天期間,馬拉松成績優於特定時間的跑手。假如無人符合資格,在《MGC》中得第三名的跑手將自動當選。根據陸連的解釋,這種方法起碼可以確保兩名選手有大半年時間專心備戰奧運,同時亦不會錯過在奧運前夕表現有大突破的運動員。

Screen Shot 2018-02-01 at 11.22.53 PM提起奧運馬拉松,日本人總是一副「遙想當年」的語氣,事關男子隊最後一次摘下奧運獎牌,要算到1992年巴塞隆拿的銀牌得主森下廣一;女子隊的情況好一些,由1992年至2004年四屆奧運期間共取得兩金一銀一銅,但自此便與獎牌無緣。日本陸連今次深思熟慮推行新制,便是希望藉著東京奧運的機會,更一次將日本馬拉松帶進黃金時代。

東京奧運漸近,傳媒和當局對一面獎牌的狂熱程度只會繼續上升。對面這些外在壓力和雜音,日本跑手們能否像他們比賽時般冷靜,一步一步地走向2020年的起跑線呢?

(原文在12月22日刊於am730)

100%

spo1712030023-p1

踏入12月,日本的天氣明顯轉涼,但傳媒對馬拉松的熱情卻不跌反升,焦點落在大迫傑身上。

今年26歲的大迫在中學時代顯露頭角,主攻3千和5千米。入讀大學之後,大迫開始轉戰長跑賽事,在2011年為早稻田大學重奪失落18年的《箱根驛傳》桂冠。日本跑手在大學畢業之後,一般會接受企業聘用,以打工仔身份在「實業團」繼續跑手身涯。但大迫在「實業團」只待了一年,便在2015年移居美國,加入由跑步名宿Alberto Salazar領導的《Nike Oregon Project》,與Galen Rupp、Mo Farah等長跑名將一同訓練。

大迫選擇的道路脫離日式劇本,當初受到不少人質疑,但他很快便以行動證明實力。搬到美國後未夠半年,大迫便打破日本的5千米紀錄。今年4月的《波士頓馬拉松》,大迫首次挑戰42公里賽事,便以2小時10分28秒時間取得第3名;本月初,他在《福岡國際馬拉松》再次取得第3名,成績大幅躍進至2小時7分19秒,刷新日本歷代第五快時間。日本跑手跑出比這更快的成績,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Screen Shot 2018-02-01 at 11.24.29 PM日本傳媒對大迫今次的表現讚不絕口,內容離不開「日本終於出現一位能夠在世界舞台上爭長短的跑手」,大有吐氣揚眉之意。負責復興日本馬拉松界的瀨古利彥更表示,大迫繼續成長下去,打破高岡壽成在2002年創下的日本馬拉松紀錄(2小時6分16秒)只是「時間問題」。

對此,大迫冷靜地說:「今天我已付出100%,但第一、二名(分別是來自挪威的Sondre Moen和烏干達的Stephen Kiprotich)的選手比我的100%還要厲害,因此我要提高我的100%。」

距離東京奧運還有兩年多,未知屆時大迫的100%,能否帶領日本走出自1992年巴塞隆拿奧運以來的獎牌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