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馬拉松賽道出爐

自從設樂悠太在今年初以破日本紀錄時間,取得東京馬拉松第二名和一億日圓獎金之後,日本國民對在2020年東京奧運爭金奪銀的信心大大增加。事隔三個月,東京奧委員在最近公布了男女子馬拉松賽道(圖),讓跑手們可以提早籌劃比賽策略。

20180531-01

距離東京奧運還有兩年。到底日本跑手能否利用主場之利打破逾14年的獎牌荒,全國上下拭目以待。

(原文在2018年6月22日刊於am730)

Screen Shot 2018-06-22 at 2.14.04 PM

日本馬拉松再生術

20170428-02-EN

距離東京奧運還有不到3年,作為主辦國的日本除了密鑼緊鼓鋪橋搭路之外,亦著手更新各項「軟件」,提升在2020年爭金奪銀的實力。

以日本陸上競技連盟為例,其選拔奧運馬拉松代表成員的方法一直為人詬病。當局要求跑手在指定比賽中跑出特定時間才可取得奧運入場券,但卻把門檻定得太高,幾乎從來沒有跑手達標,最後由陸連以閉門形式選出男女子各三名運動員出賽。這樣方法不單欠缺透明度,而且往往等到奧運前數個月才公布結果,跑手們未有足夠時間備戰。

有見及此,陸連最近宣布大幅改革選拔機制。由今年夏天到2019年春天,假如跑手在福岡馬、東京馬等指定比賽中取得前三名,將會取得參加奧運選拔賽的權利。這場名為《》的比賽將於2019年9月後舉行,頭兩名的選手將會自動獲得奧運參賽資格;餘下來的最後一席,將會留給在2019年冬天至2020年春天期間,馬拉松成績優於特定時間的跑手。假如無人符合資格,在《MGC》中得第三名的跑手將自動當選。根據陸連的解釋,這種方法起碼可以確保兩名選手有大半年時間專心備戰奧運,同時亦不會錯過在奧運前夕表現有大突破的運動員。

Screen Shot 2018-02-01 at 11.22.53 PM提起奧運馬拉松,日本人總是一副「遙想當年」的語氣,事關男子隊最後一次摘下奧運獎牌,要算到1992年巴塞隆拿的銀牌得主森下廣一;女子隊的情況好一些,由1992年至2004年四屆奧運期間共取得兩金一銀一銅,但自此便與獎牌無緣。日本陸連今次深思熟慮推行新制,便是希望藉著東京奧運的機會,更一次將日本馬拉松帶進黃金時代。

東京奧運漸近,傳媒和當局對一面獎牌的狂熱程度只會繼續上升。對面這些外在壓力和雜音,日本跑手們能否像他們比賽時般冷靜,一步一步地走向2020年的起跑線呢?

(原文在12月22日刊於am730)

奧運入場券

Rupp&Meb
美國奧運選拔賽由Galen Rupp和Meb Keflezighi奪得第一和第二名

(原文在2016年2月26日刊於am730)

話咁快又到四年一度的奧運,各國已經陸續開展「揀卒」,務求派出最有實力的運動員在8月飛往巴西里約熱內盧參戰。

兩星期前,美國便率先在洛杉磯舉行馬拉松選拔賽,頭3名的男女跑手將會在今屆奧運代表美國參賽。根據協會的招兵啟示,凡是在2013年8月至今年1月期間,馬拉松時間為 2小時19分以內的男運動員均符合報名資格,假如個人紀錄在2小時15分以下,田徑協會更會支付運動員參賽的交通食宿(女子組的時間分別為2小時45分和2小時37分),比賽吸引了近260名來自全國各地的跑手出席。

每個國家的選拔方法各有不同,有志取得奧運入場券的跑手不單只要速度快,還要熟悉遊戲規則。以美國為例,選拔賽是運動員四年一次的唯一機會。這種「一刀切」的做法,好處是選拔條件清晰和公平;弊處是有機會篩走一些在比賽當日狀態欠佳或因傷缺陣的「超班」運動員。他們可能是美國隊的奬牌希望,但在這制度下只能與奧運擦身而過。

中國的選拔方法就加添了一點主觀因素。田徑協會以今年3月在重慶舉行的國際馬拉松為基礎,能夠在比賽中分別跑出2小時13分和2小時28分以下的男女跑手將獲得備選資格。假如合資格的人數超過3人,協會將會參考他們過去一年的表現,選出「國際比賽成績好、發揮穩定」的正選和候補運動員各2名。至於何謂發揮穩定,就視乎當局如何詮釋數據了。

Screen Shot 2016-02-26 at 4.26.47 PM日本的做法又明顯不同。以男子組為例,取得奧運入場券的方法有三:1)在去年8月舉行的世界田徑錦標賽中進入前8名;2)在福岡馬拉松(去年12月)、東京馬拉松(本周日)或琵琶湖馬拉松(3月)中成為前3名的日本選手,而且完賽時間需在2小時6分30秒以內;或3)根據跑手在上述3項馬拉松的表現和當日的「氣象條件」作綜合評估。

由於日本選手在去年世錦賽的最佳成績是第21位,無人符合條件1)。而符合條件2)的日本選手只在13年前出現過一次。東京和琵琶湖的賽道多彎又不平坦,合格的機會微乎其微,結果很可能由3)選出奧運代表隊。這種做法,說得好聽一點是精益求精,難聽一點就是定下的門檻不設實際,最終以缺乏透明度的方法決定人選,不僅令落選的跑手難以信服,亦因為當局遲遲未公布代表名單,耽誤了獲選跑手備戰奧運的時間。

相比之下,肯尼亞選拔的方法就簡單和「黑箱」得多。該國的田徑協會表示,將根據運動員在世錦賽和過去兩年在世界6大馬拉松的成績,於5月1日決定入選名單,認為運動員有3個月的「充足時間」準備奧運。如此從容不迫,想來是因為肯尼亞不乏獨當一面的金牌人選吧?

金牌壓力 VS 體罰

(原文刊於雅虎香港<世界時事雜誌>專欄)

上月底,日本體壇傳出了一則新聞︰15名女子柔道運動員向日本奧運委員會投訴,指去年在準備倫敦奧運時被監督園田隆二和兩名教練以竹刀毆打,又在受傷的時候被迫參賽。

消息一出,舉國嘩然。國民在電視機前只看到選手們勝出後喜極而泣的場面,卻沒想到她們為此承受著接二連三的體罰和辱罵。精英運動員聯署告發上級,在日本前所未聞。畢竟運動員的夢想是在國際賽事中拿下獎牌,假如因為與監督不和而被「秋後算賬」奪去出場機會,便白費了多年來的艱苦訓練。可以想像,她們真的忍無可忍才寫下這封投訴信,把自己的職業生涯也押上。

東京申辦2020年奧運的宣傳海報。圖為57公斤級女子柔道冠軍松本薰。來源︰JOC
東京申辦2020年奧運的宣傳海報。圖為57公斤級女子柔道冠軍松本薰。來源︰日本奧委會

新聞出爐的時候正值東京申辦2020年奧運。為準備下個月國際奧委會代表團到東京考察,街上貼滿鋪天蓋地的海報,上面印著各金牌運動員在倫敦奧運奪奬時的反應,標語為「讓這份感動在東京重現。」 日本奧委會在此敏感時刻接到投訴當然不敢怠慢,先把選手的身份隱去,並責令日本柔道連盟展開調查。

1月31日,本身也是奧運柔道金牌得主的園田辭去監督職務。他在記者會上表示,監督一職壓力沉重,當初曾嘗試與隊員們對話,但後來為令他們進步得更快,焦躁之下忍不住出手。他又說,自己以前也受過相同待遇,當時並不認為這是體罰,但現在終於知道了,希望有機會改過並再執教鞭。

日本柔道隊近年在國際賽事上的得獎數字每況愈下,有評論說是因為訓練方式過時,亦有指比賽規則改動後令他國運動員更有優勢。去年倫敦奧運,日本只有女子57公斤級別的松本薰(圖)一人取得金牌,男子隊首次連一面金牌也拿不到。柔道發源地在獎牌榜上被其他國家後發先至,監督的重擔可想而知,但因此而將壓力轉化為暴力卻令人不敢苟同,更何況最渴望改善表現的正是運動員自己,她們又何須以拳腳來提點呢?

園田舉辦記者會的地點是日本柔道連盟總部所在,位於東京文京區的「講道館」。講道館是日本最重要的道場,由「柔道之父」嘉納治五郎於1882年創立。當時嘉納便指勝負只是其次,修練柔道的目的在於鍛鍊身心,然後貢獻國家。誰料到一百多年後,嘉納的弟子催逼下一代為國爭光的時候,竟然本末倒置地蹧蹋她們的身體和心靈。

日本傳媒指,今次女子柔道部的事件只是冰山一角。不少日本運動員在中學時代便受到體罰,而且涉及的體育項目不限於柔道。2月4日,這班重未現身的柔道選手透過經理人發表了一封公開信。信中指,她們的動機並非是要逼園山下台,而是希望根絕體壇的暴力問題,讓選手們重拾運動的樂趣。無論東京申辦奧運是否成功,這個要求也不過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