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徑新例再掀歧視風波(上)

caster-semenya-gold-coast-1500m-by-mark-shearman-1250x750

國際田徑總會在4月底宣布,有意參加女子組國際賽事的運動員必須符合三個條件:一、法律承認為女性或間性(intersex);二、血液內睪酮含量不得高於每升5納莫耳,如超過,需使用藥物或其他方法降低睪酮含量,並保持連續6個月低於上限;三、此後無論任何時候,運動員必須一直將睪酮含量保持在每升5納莫耳下。今次規例由11月1日起生效,但只適用於400米至1,600米賽事(包括跨欄)。

田總解釋,患上雄激素過多症(hyperandrogenism)的女性運動員,其睪酮含量較一般人高,研究顯示她們的表現有顯著優勢。規例是為了維持一個公平競技的環境,無意懲罰患上雄激素過多症的運動員。話雖如此,拒絕天生睪酮含量較高的運動員參賽,又或者要求她們改變身體構造以符合比賽規例,又算不算公平呢?

要理解田總的決定,需要回朔至2009年的世界田徑錦標賽。當時年僅19歲的南非女跑手Caster Semenya(圖)在800米賽事中奪得金牌,成績比一年前快8秒,進度非比尋常。Semenya的表現和她的一身肌肉引起田總注意,決定對她進行性別測試。據傳媒報道,結果顯示Semenya的睪酮含量比一般女性高3倍。田總從未評論報道的真確性,但卻在2011年宣布,凡患有雄激素過多症的女性運動員,其睪酮含量不得高於每升10納莫耳,亦即是一般女精英運動員的3倍左右。

Screen Shot 2018-05-23 at 8.05.31 PM時間跳至4年後的2015年。印度女短跑運動員Dutee Chand因為雄激素過多,而且拒絕用人為方法降低睪酮含量,在新例下被禁參賽。Chand不服田總的決定,要求國際體育仲裁院介入。結果仲裁院裁定田總需要在兩年來提供更多理據,證明睪酮含量對運動表現的影響,其間田總需要撤消2011年的規則。受惠於仲裁院的判決,Chand和Semenya獲准參賽,Semenya更加在2016年奧運和2017年世錦賽的800米賽事中擲下金牌。

正當看官以為爭議告一段落的時候,田總在上月突然重提限制睪酮的規例。到底田總今次找來什麼理據,而這個決定又衍生出什麼問題呢?下期再續。

(原文在2018年5月11日刊於am730)

川內優輝:「我要死而無憾」

yuki-kawauchi-boston2018.jpg

有睇開本欄的讀者都知道,孖九是日本「市民runner」川內優輝的忠實粉絲。過去數年,這位在埼玉縣高中打工的公務員在日本的長跑賽事幾乎戰無不勝,靠「副業」成為報章雜誌的頭條常客。川內的名字雖然在日本家傳戶曉,但直至上星期一舉行的波士頓馬拉松,他才在海外迅速走紅。

說話一年前,川內的經理人在觀看波士頓紅襪的棒球比賽時遇上跑步名宿Bill Rogers。這位四屆波士頓馬拉松冠軍表示他很欣賞川內,於是託川內的經理人拍下一段短片,遊說其參加今年比賽。川內看後非常感動,二話不說便答應了Rogers的邀請。這個決定,改變了川內的人生,亦改變了波士頓馬拉松和日本長跑界的歷史。

4月16日早上,第122屆波士頓馬拉松在攝氏3度和大雨下揭開序幕。這種天氣對絕大部分精英運動員而言都是不利因素,但卻正合川內心意。早在今年元旦日,川內便曾經在零下17度於美國麻省的Marshfield馬拉松跑出2小時18分59秒的時間,創下職業生涯76次跑低於2小時20分的健力士世界紀錄。假如在天朗氣清的日子,川內的速度比其他比賽熱門明顯輸蝕;但惡劣天氣卻幫了川內一個大忙:當其他跑手逐一由先頭部隊脫落的時候,見慣大場面的川內毫不退縮,並在最後3公里超越衛冕的Geoffrey Kirui,以2小時15分58秒時間奪冠,比第二名的Kirui快近2分半鐘。

對上一次由日本跑手勝出波士頓馬拉松,要數到1987年的瀨古利彥。那一年,恰巧是川內出生的一年。「我在想,這可能是命中注定吧?」川內在賽後說道。事實上,他在超越Kirui的時候並不知道對手正是上屆冠軍,更不知道自己已經領先所有人。「我沒有左顧右盼,我只是集中精神,以自己的速度、跑自己的比賽。」

隨著波士頓的勝利為川內帶來15萬美元(約117萬港元)的獎金,這位以「市民runner」打響名堂的跑手終於決定在明年4月結束公務員生涯,轉做全職運動員。現時32歲的川內表示,獎金將會用作活動經費,加上海外馬拉松提供的出場費,足夠應付未來3至4年的開支。

「自己的個人紀錄(2小時8分14秒)已經5年未有刷新了,是時候改變一下環境,用馬拉松在世界舞台上決一勝負。」川內說。「我要死而無憾。」

(原文在2018年4月27日刊於am730)

Serena Burla——活著是一份禮物

圓夢波士頓

06MARATHONLIVE-web-shalane3-superJumbo

距離第122屆波士頓馬拉松還有三個星期,作為東道主的美國對今年賽事特別興奮,事關美國女子馬拉松選手的陣容稱得上「史上最強」——有紀錄以來最快的5名運動員當中,將有4位同場競技,令美國奪標的機會大大增加。

由80年代中期開始,美國長跑界便一直與波士頓馬拉松有緣無份。男子方面,要等到Meb Keflezighi在2014年衝過終點那一刻,才打破了自1983年以來的「入球荒」。當年剛好是波士頓襲擊後一年,國民對事件猶有餘悸,Keflezighi的勝利令全國上下士氣大振,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但女子方面,自1985年以來便未有美國人登上過冠軍寶座。

這個困局終於有望在今年解開。去年11月,Shalane Flanagan(圖)在紐約馬拉松跑贏衛冕的Mary Keitany奪冠,成為40年來第一位贏得紐約馬的美國女跑手。她的表現令一眾美國跑手燃起鬥志,紛紛以今年的波士頓馬拉松為奮鬥目標。將會出戰今年賽事的Des Linden最近接受訪問時便表示:「Flanagan證明了即使任務再艱巨,亦非全無可能完成。」Linden至今參加過5次波馬,其中在2011年以僅僅兩秒之差取得第二名。「今屆參賽的美國跑手是有史以來實力最強。我不知道誰會勝出,但今年肯定是屬於我們的一年。」

Screen Shot 2018-04-26 at 11.54.29 PMLinden口中的「誰」,包括今年1月在侯斯頓半馬賽中打破美國紀錄的Molly Huddle、2017年芝加哥馬和波馬季軍Jordan Hasay,以及Flanagan本人。去年紐約馬拉松之後,36歲的Flanagan曾計劃在職業生涯的最高點引退,但這位三屆奧運代表最後還是抵受不住站在起跑線上的吸引力。「紐約的勝利,告訴我和其他美國運動員可以把夢想放大一點,」她說。「贏得波士頓的話,我的職業生涯就算完整了。」

4月16日,一眾跑手能否在波士頓實現這場等了32年的美國夢,大家拭目以待。

(原文在2018年3月23日刊於am730)

追逐1億日圓的黃金時代

東京マラソン2018 ゴール 設楽悠太が日本新記録日本長跑界最近一片喜氣洋洋,事關在兩星期前舉行的東京馬拉松,26歲的設樂悠太(圖)以2小時6分11秒時間取得第二名,同時打破了高岡壽成在16年前創下的日本紀錄。不僅如此,比賽前20名有13席由日本選手包辦,而且所有人都跑出個人最快時間。

提起男子馬拉松,日本人總是一副「遙想公瑾當年」的口吻:女子馬拉松總算在2000年和2004年連續奧運贏得兩面金牌,但男子隊呢?竟要算到1992年森下廣一的一面銀牌。日本男子馬拉松由90年代開始出現「入球荒」,不少所謂專家將此歸咎於《箱根驛傳》,指大學的接力跑文化令年輕跑手過度操練,結果以傷患提早結束職業生涯;亦有一批「基因信徒」認為馬拉松是肯尼亞和埃塞俄比亞人的天下,日本選手再快亦難以並駕齊驅。

但在2月25日,不單只設樂一人,而是一整代的日本運動員同時向全世界證明自己的價值。這一日,日本國民足足等了近27年。在這27年間,日本長跑運動員的訓練方法亦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往運動員大都重視跑量,每月1,000公里只是等閒事,但近年開始有重質不重量的趨勢。以設樂為例,便從來不會在訓練時跑超過30公里,認為再增加距離只會提高受傷風險,訓練效果有限;與他同年的大迫傑,則選擇徹頭徹尾脫離日式劇本,移居美國跟隨跑步名宿Alberto Salazar集訓;而「市民跑手」川內優輝,就以每周末參加比賽當作訓練。

Screen Shot 2018-03-08 at 10.08.57 PM日本男子馬拉松步入黃金時代,令看官對兩年半後在主場舉行的東京奧運引項以待。不過講到最多人關心的話題,還是設樂在東京馬拉松贏得的獎金。日本實業團陸上競技連盟在2015年設下1億日圓(約740萬港元)獎金,送給打破男女子國家紀錄的運動員。另外,東京馬拉松向第二名跑手發放4百萬日圓,打破國家紀錄另加5百萬日圓。換言之,未設出場費和其他花紅,設樂起碼賺得1.09億日圓。這筆錢足夠年紀輕輕的設樂上車兼上樓,但他笑言除了想請朋友吃飯外,暫時未有其他打算。

當年實業團陸上競技連盟拿出三分一的財政儲備,出了這道1億日圓的課題,推動日本跑壇發展。有趣的是,根據連盟訂下的條件,只要打破國家紀錄便可領獎,每名跑手每年最多領取獎金一次,有效期直至2020年3月。日本的財政年度由4月1日開始,換言之,假如設樂在今年刷新自己的紀錄,或者其他跑手打破他的紀錄,連盟將會再派1億。如此派下去,連盟會不會因為計劃太過成功而陷入財政困局呢?

(原文在2018年3月9日刊於am730)

給跑友的4個訓練建議

IMG-4638

5年前,孖九因為跑步受傷而跑到澳洲修讀運動按摩課程;5年後,孖九對預防和治理傷患總算有了初步認識,但又衍生了另一個問題:假如跑手身體健康或傷患已除,怎樣可以幫助他們提升跑步表現呢?換句話說,跑手怎樣才能刷新個人紀錄呢?為了解答這個問題,孖九最近重拾書本,在美國考取田徑協會的教練資格,以及駐冊體能訓練專家證書。以下是孖九整理出來,有關跑步訓練計劃的4個建議:

  1. 持之以恒:意外地很多跑手都忽略之這一點。跑步的成果並非來自一日的訓練,而是靠日積月累。假如在周末的長跑課狀態大勇,當然是可喜可賀,但重點是要繼續運動,鞏固當日訓練成果,否則體能在缺乏刺激下便會打回原形。保持每星期訓練3至4天(例如兩天平日、兩天周末),可以的話加至5天;6天對部分跑手而言開始過量,而7天基本上禁區。
  2. 為訓練加添新意:身體需要接受刺激,體能才會有所提升。但假如每次的訓練都一樣,體能便會因習慣有關刺激而停滯不前。定期修改訓練的跑量、強度和頻度,為肌肉和骨髂系統帶來刺激,是鼓勵體能不斷改善的關鍵。跑量指的是每次、每周甚至每月的跑步里數;強度是指跑步的「辛苦程度」,速度和心跳率均是量度強度的指標;頻度則是指每周跑幾多次,以及每次跑多少set(例如4×400和5×400)。一般而言,跑手每次應只修改其中一個變數,到身體適應之後,才引入下個變數,減低受傷和過度訓練的風險。每個變數各有特點,例如增加跑量可以改善耐力、增加強度則可以提高跑速。跑手們在訓練的不同階段需要不同刺激,「程度」亦因人而異。這話題需要分開詳談,今日先將「新刺激帶來進步」的概念帶出,鼓勵大家打破一成不變的習慣。Screen Shot 2018-02-27 at 4.24.10 PM
  3. 應快得快、應慢得慢:這與第二點息息相關。很多長跑運動員過度重視跑量,覺得訓練像儲信用卡積分般愈多愈好。同時間,又嫌間歇跑(intervals)太過辛苦,長慢跑(long slow distance)又太慢出得汗少,結果每次跑步都選擇不快不慢的「兩頭唔到岸」速度,不知不覺間墮入但求自我感覺良好的陷阱。跑友們每星期的訓練,應該夾雜著簡單和困難的日子,例如第一日跑5組400米、每組之間休息30秒的高強度訓練,第二日就慢跑45分鐘,讓身體有時間恢復體力和吸收前一天的訓練成果,如此類推。
  4. 休息也是訓練一部分:這是第一點的相反。一些跑友無法保持跑步的習慣,但一些跑友則無法停下來,甚至對休息感到內疚。雖知道身體需要時間吸收每次訓練帶來的刺激,假如刺激太頻密,身體缺乏喘息機會的話,表現將會下降,更嚴重的話更會因為過度操練而受傷。跑友們每星期最少要完全休息一天!

希望幫到大家在狗年長跑長有、愈跑愈快!如有問題或意見,歡迎聯絡孖九yamamaru.coaching@gmail.com

(原文在2018年2月26日刊於am730)

日本跑壇新戰場(二)

Mimurahitoshi

上期提到,Nike在今年的《箱根驛傳》中取代Asics和Mizuno,一躍成為日本精英跑壇的新寵兒。但其實將兩間日本大廠拉下來的,還有一名重要人物 —— 「國寶級」鞋匠三村仁司。

三村在1966加入為Onitsuka(Asics前身),專門為日本馬拉松運動員設計跑鞋。幾乎所有日本名將,包括瀨古利彥(兩屆波士頓馬拉松冠軍)、高橋尚子(兩屆柏林馬冠軍)和野口瑞希(雅典奧運金牌)等,都是穿上三村親手造的跑鞋創下紀錄。2009年,三村踏入退休之年,他決定在離開Asics之後自立門戶,繼續專心造鞋。三年之後,他宣布與Adidas合作,設計馬拉松跑鞋。在三村的監督下,Adidas推出了「Takumi」系列,吸引了不少著開Asics的跑手轉投Adidas陣營,為這間德國鞋廠打開了日本市場。在《箱根驛傳》穿上Adidas的運動員,由2013年屈指可算,到2015年增加至22人(10%),並在去年上升至49人(23%),腳上都是一對「Takumi」。

三村設計的跑鞋著重輕巧、薄底和抓地。直至Adidas在近年獨自開發了「Boost」吸震鞋底,並將該物料套用至全線產品後,三村認為這與他的理念有出入,於是在去年3月的比賽淡季決定提前與Adidas解約,以便讓跑手有足夠時間選擇其他跑鞋。

回復自由身的三村透露,前後有四間鞋廠與他接洽,最後他選擇了與來自美國東岸的New Balance簽了一紙8年長約。見識過「三村魔力」的New Balance在簽約儀式上的喜悅之情溢於言表,直言三村是公司開拓跑步市場的最重要一步,預計在這位著名鞋匠的協助下,New Balance在日本的跑步業務將會每年增長20%以上,並在2020年達到兩成的市場佔有率。

Screen Shot 2018-02-01 at 11.09.19 PMNew Balance的鴻圖大計,在今年的《箱根驛傳》中初現成果 —— 穿上New Balance的跑手由去年僅4人,急增至今年23人。不用多說,他們大多是追隨三村、由Adidas過檔的運動員。以彼之道,還之彼身,當年Adidas對Asics造成的衝擊,現在開始有切身體會了。

New Balance和Nike的崛起,意味著日本跑壇由雙頭壟斷進入群雄割據時代。本地傳媒甚至將其比喻為幕末的「黑船來航」事件。當年美國派軍艦逼令日本結束鎖國政策,結果日本屈服。160年後,Asics和Mizuno兩股日本勢力將會如何迎戰呢?結果言之尚早,但肯定的是,這場戰役將會產生大量新款跑鞋,無論跑友支持的是日本、美國還是德國,都可以從中受惠吧?

(原文在2018年2月2日刊於am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