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對頭人》系列–日圓貶值,一天都光晒?

1013429_517676498282236_589508919_n孖九:

說了這麼久,你搬到東京差不多一年,我們才在東京「合體」。乘平到笑機票之便,在你的五星級公寓歎免費homemade早餐麵包咖啡流動wifi,每天起來欣賞窗外陽光下的一片綠意足足十天,模擬貴婦生活,讓我好生感動。正所謂受人錢財替人消災,我再不寫這姍姍來遲的日本對頭人就簡直是搏絕交。

一個月前我換日圓之時,正是日圓匯價四年來新低之時,換十萬日元只費七千七百港元有找,難怪我這財大氣粗的港女在日本血拼的信心倍增。被你批評度縮後我充豪氣請你吃高級燒肉,在香港吃分分鐘每位四、五百港元,我們兩人埋單只是五千日元有找,讓我鬆一大口氣。買衫更是又平又靚,這時不去日本更待何時?

十日間我們不時說起安倍經濟學(Abeconomics),你說這是二十年來最明顯的經濟復甦跡象,日圓貶值出口迅即大幅增長。我始終不明白,如果事情有這麼簡單,發債貶值就能解決問題,那前N任總理一早已想到,不用等今天安倍晉三遇上跟他志趣相投的中央銀行行長才實行了。另外一個問題是日圓急速升值是這三四年間的事,現時的日圓還比十年前高兩成,但日本經濟衰退已經廿年了,即是說日本經濟差一定不是日圓高企可以解釋。

現在大家都談論韓國。由三星電子產品到電視劇和明星,都說超越日本。然後我想起大企業如Olympus的長年累月的做假數,還有前年海嘯後東電反覆掩飾核電意外被揭發後再以同樣的姿態鞠躬道歉的嘴臉。日本企業在文化和產業技術上,一定有問題。日本人能相信安倍有力解決這些根本問題嗎?

港燦如我總愛經常往日本跑。景色優美多變日本菜好食服務周到鐵路發達治安好廁所乾淨shopping多選擇,簡直是旅遊天堂。然而首次走在涉谷街頭(差不多三十歲人才第一次到東京…),人潮比銅鑼灣更嚇人,你指著前方的商場說,這新開商場專門針對少女。我不明白,不是說日本新一代都很對找到全職和穩定工作嗎?那麼這些少女們為何比我更有錢任意血拼?的確正如你所說,日本經濟衰退不像阿根廷這些發展中國家,她由很高的經濟水平開始衰退,爛船都有三斤釘,街頭由少女到歐巴桑衣著一樣光鮮亮麗,街上不見空置舖位,被視為對社會不滿表徵的街頭塗鴉比起西歐社會完全不算一回事。然而示威遊行在這個自由民主社會卻又非常少見,日本的社會怨氣到底壓到哪裡去?那些終日流連商場的少女,難不成都跟港孩一樣在花怪獸家長的錢買衫?

即使對我這種城市控而言,東京人多都還是嚇死人。然而東京真是現代建築迷的天堂,由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的西方建築師科比爾 (Le Corbusier)到萊特 (Frank Lloyd Wright)到戰後幾代的日本建築大師都在東京留下足跡,連普通一間民居也是別有心思。東京10日實在太短,值得花更多時間探索,尤其是有免費的五星級的家供我隨時入住。

幾時再來好呢?

何頭

《日本對頭人》系列 – 櫻花、日本米、咖喱

 

何頭呀何頭,

家門前的冬雪溶化了,目黑河畔的春櫻凋謝了,日圓貶值接近三成了,何故妳的回信仍遲遲未到呢?去年11月我寫完「達摩祖師與選舉」後,妳說希望在年底遊歷廣島後才執筆,sure;回港後妳說想先多讀一點關於核爆的書,no problem,我還專程從台灣訂了一本「戰爭時期日本精神史1931-1945」送到妳府上,但那說好的回信呢?「日本對頭人」當初是雙周刊,寫下寫下成了季刊,難道要變成年刊妳才高興嗎?

日語有一句說話叫「三寒四溫」(さんかんしおん),形容初春三天寒冷,四天暖和的現象。也許是受反覆的天氣影響,加上工作忙得不可交加,我最近總覺得身心疲憊,人也特別想家。除了妳的回信外,我還記掛著街口酒樓的咸水角,還有屋企的蜜糖蒸鱔和泰國香米。

日本料理以飯為中心︰早上吃的是飯團,中午和晚上吃的也是飯,就算去專食蕎麥麵、拉麵或烏冬的快餐點,套餐都要跟個mini叉燒飯或滑蛋豬扒飯才叫美滿。日本人愛飯愛得徹底,就連政策亦擺明包庇本地米農︰泰國香米要入境?可以,但請先繳上778%的關稅。

日本五大「聖域」的入口關稅。資料來源︰Nikkei Business
日本五大「聖域」的入口關稅。資料來源︰Nikkei Business

最近日本傳媒的話題總是離不開白米,皆因首相安倍晋三上個月宣佈有意加入「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簡稱TPP)的談判桌,與美國、澳洲、新西蘭、新加坡等11個國家討論開放貿易措施。日本全國農民一聽「開放貿易」如臨大敵。稻米、麥、禽畜、奶製品和砂糖在日本合稱五大「聖域」。除了稻米外,小麥的關稅是252%,奶製品則由210%至360%不等。農民擔心,TPP談判開啟了這扇神聖不可侵犯的大門,日後生意將非常難做。

「自由貿易影響農民生計」- 這個題材妳和我也讀過無數次。2005年世界貿易組織在香港開會韓農大戰胡椒噴霧,到現在我還記憶猶新。但TPP「十劃未有一撇」,安倍只是打開會議室大門便惹來軒然大波,農民的反應是否過敏呢?

安倍雖然說不會以「維護聖域」作為TPP談判的前提,但在二月份訪美期間卻與總統奧巴馬協議,同意為美國撤消汽車關稅設置五至十年的特長寬限期。去年美國同意在2016年起撤銷對韓國客車徵收的2.5%關稅,日本汽車生產商望穿秋水的就是加入TPP後,能同樣以零關稅出口汽車至美國。難怪安倍的事先聲明令豐田、本田等大失所望。

日本傳媒指,安倍對美國無事獻殷勤,是為了日後討價還價,在開放入口時豁免農產品而鋪路。話口未完,今朝時事新聞(Jiji Press)又引述消息人士指,日本可能削減澳洲牛肉的入口稅,以換取澳洲放棄要求日本撤消農產品關稅。TPP開會前便私下夾好口供,這樣的多邊會談對推動區內自由貿易其實有多大幫助呢?

日本米的生存空間最終還是取決於飲食文化。最近我跟日文老師渡邊sensei激辯了半小時,我說吃中式炒飯和泰國咖喱,明明應該用較乾身的長米,但她偏說用圓身帶粘性的日本米才好吃,我X!即使日本開放稻米入口,越南和泰國來的珍珠米真的有立足之地嗎?

麵包消費額超越稻米。資料來源︰NHK
麵包消費額超越稻米。資料來源︰NHK

不過,米農面對經營危機卻是事實,但原因並非外憂,而是內患。日本人以前跟米飯談的是專一的愛,今時今日西餐和即食風氣盛行,出街可以唔食飯食意粉;salarymen早上趕時間無閒情煮飯,可以唔食飯團食麵包,談的是兼愛。2011年,日本的麵包消費量超越稻米,這還未計近年越來越受歡迎的pho、naan、pizza、lasagna ……本地消費者變得花心,米農一方面應該細心打扮自己,以質素證明身價與眾不同;另一方面亦是時候考慮另結新歡,利用TPP擴大海外市場。單靠封鎖家門的消極打法,長遠下去總會支持不住。

傳媒報道,日本最快要在今年7月才加入TPP談判,無論最終聖域開放與否,由討論到落實最快都要三五七年。可能阿媽知我想家,2月回港時在我的旅行箱裡塞了一袋八公斤的金X牌泰國香米讓我帶回東京暫解鄉愁。但我要招認,最近沉迷玩麵包機,已經有幾個月無煮過飯……

下星期原本是「日本對頭人」歷史性地在日本碰頭的大喜日子。但妳貴人事忙,臨時取消了行程。這我可以理解,但忙碌不是音訊杳然的藉口,這封回信我足足用了一個星期寫,每日一至兩段,最終也寫好了。所以請妳別再閃閃縮縮,回信!

同樣好忙的孖九

2013年4月8日

《日本對頭人》系列﹣達摩祖師與選舉

達摩娃娃(だるま人形)。圖片來源︰jpellgen

何頭,

說來慚愧,我搬來東京已差不多四個月了,一直顧著自己遊山玩水好吃懶做,壓根兒沒把妳放在心上。上一次妳寫《釣魚台是誰的?》的時候是八月底,我竟然到現在仍未回信,想來是沾染了東灜政客「拖得就拖」的習性。

現任首相民主黨的野田佳彥在八月初為了得到在野自民黨支持增加消費稅,作出了一個玄之又玄的承諾︰「在近期之內問信於民。」(近いうちに国民に信を問う)翻譯成人類能明白的語言,野田其實是指「在近期之內」解散國會,舉行大選。但到底這個「近期」有多近呢?野田的解釋是︰「近期之內就是近期之內,準備就緒後就會問信於民。」

謎語讓政客和媒體猜了三個月有餘,新就任自民黨黨魁的安倍晉三被野田迫壞了,上周三(14日)在國會上當面問他何時下台。沒想到首相突然變得爽快,表示只要自民黨同意削減眾議院議席的法案,「後日解散國會也未嘗不可。」(この場で決断いただくなら、今週末の16日に解散してもいいと思っている)喜出望外的安倍當日就同意了在翌日的會議上贊成法案。野田兌現承諾,上周五解散國會,下月16日舉行眾議院選舉。

讀賣新聞11月15日朝刊的社評

日本《讀賣新聞》在翌日的社評上說,野田今次是「乾坤一擲」。野田的民意支持度反正已跌至不足20﹪,自民黨再次成為執政黨已是意料中事;另一邊廂,前東京市長石原慎太郎又把剛組成的「太陽之黨」合併至橋下徹的「日本維新之會」內,聲望緊隨兩大黨之後。與其苟延殘喘,倒不如趕在石原和橋下企穩陣腳前舉行大選,同時又可保住民主與自民兩黨的關係,在新一屆國會內盡快討論來年的財政預算和刺激經濟方案。如此說來,野田今次算是為黨為國家做了一件大好事?

日本首相差不多一年換一個,妳是否記得,安倍晉三其實是2006年至2007年的首相呢?當年安倍任命的三名農林水産大臣先後因醜聞而自殺或請辭,民望低得與現任的野田難分高下。結果,安倍在上任剛好一周年的時候宣布下台,理由是︰肚瀉。

我身邊的日本朋友對於安倍離任的原因記憶猶新。今次他「捲褲從來」帶領自民黨參選,令很多厭倦了民主黨執政的人同樣厭惡。我的日文老師渡邊sensei說︰「野田佳彥我是選不下了。但是安倍……每次他站台的時候我就想起『肚瀉』二字。一個連腸胃不適也應付不來的男人,怎放心把整個國家交給他呢?誰知道他隔天會不會又出毛病下台?」

(安倍似乎也注意到渡邊老師的疑慮,表示近年找到一款醫肚瀉的良藥,加上飲食清淡,問題已經解決。醫好安倍的據說是Zeria藥廠出的Asacol藥丸,每顆約86日圓。)

日本經濟新聞在上周五做的民調顯示,25%的選民支持安倍的自民黨,16%支持野田的民主黨,而石原和橋下合組的新黨則有15%。維新政客會否奇兵突出,再過三個星期便自有分曉了。

大選如箭在弦,最高興的可能是一班製作圓碌碌「達摩娃娃」(だるま人形、Daruma ningyou)的工匠。日本政客喜歡在選舉前夕訂造胸前刻上「必勝」二字、雙眼反白無手無腳的達摩祖師像,據說會帶來好運。假如順利當選,就會為達摩娃娃「點晴」。《讀賣新聞》報道,自從野田首相14日宣佈解散國會後,達摩工匠們便陸續收到全國各區候選人的訂單。

來日本之前,只以為達摩祖師是弘揚禪宗、練過易筋經的武林高手,卻未知道原來曾經一葦渡江的大師來到倭國後化身成有求必應的殘疾人士呢。(日本流傳著一個說法,由於達摩坐禪太久,雙腳廢掉。)日本的選舉如此頻繁,達摩祖師也自然經常被政客「召喚」。我在想,面對日本政壇亂局,祖師其實是否更希望無眼「珠」、乾淨盲呢?

達摩意志堅定又武功蓋世,難怪成為武士階級崇敬的對象;而娃娃的可愛造形,亦注定了它自江戶時代(1603-1868)面世後成為登堂入室的人氣吉祥物。不過,許願也有代價,以群馬縣高崎市的老店今井だるま為例,一個達摩娃娃的售價由1,000円(9cm高)至33,200円(75cm高)不等。妳有錢有假期但仍欲求不滿,不如也飛過來日本買一個回香港傍身吧?

我現在要趕飛機去食紐西蘭奇異果,下次再傾啦,BYE!

孖九

2012年11月22日

《日本對頭人》系列﹣釣魚台是誰的?

(孖九按︰何頭的文章寫在中國出現大規模反日示威之前。上面的網上取圖,應是攝於上月示威。)

孖九:

雖然我畢業於新聞系,但我得承認這陣子對本地新聞愈來愈厭惡。愈來愈的意思是指這種厭惡並非一朝一夕,但這兩星期全港報紙不分左中右都以保釣為頭條,對我這個港女而言跟趕客無異。

我這生於80年代的港女,不學無術懶讀歷史,實在不明白這塊釣魚台為何值得我們打生打死。上星期讀安裕先生和安徒先生,才稍為得知70年代華人保釣運動的歷史背景:當時正值敗走台灣的國民黨被「忠實盟友」美國「中出即飛」,暗示退出聯合國,共產政權沉迷文化大革命等小學雞內部打飛機悲劇。當國民黨地位不保,中共無心插手,美日立即私相授受將釣魚台劃給日本。那時台灣留美學生發動保釣,蔓延香港,更延點了學運的火紅年代。

可是,今天保釣意義跟70年代應該徹底不同了吧?當年的縱軸是反帝國主義,反對美日私相授受;橫軸是氣中台共產及國民兩黨的膽小怕事和顢頇無為,台灣被中出即飛,中共並邊緣化。今天台灣是朝氣勃勃的自由社會,中共是所謂人見人怕的全球大國,或者中共本身己流露著帝國主義的霸氣。我們在反甚麼?我們在支持甚麼?我看見的只有民族主義,或曰國族主義。

你知道的,我從不愛國,我對所有莫名其妙的歸屬感都有種說不出所以然來的戒心,別說保釣,連看奧運也如是(我忍不住抽離旁觀香港人為何為中國運動員歡呼)。不要對我說甚麼釣魚台「自古以來」是中國的地地,即是由中國換上日本也好,我心裡總是覺得這並不構成甚麼邏輯推論。社會科學訓練告訴我,民族主義並非「自古以來」的事,甚至是先有民族主義,才建構出民族這個想像出來的共同體。我知道,民族主義有好也有壞,但讀過這麼多打著民族之名的戰爭,我對民族主義這種莫須有的東西太感冒。我們現在不是說global citizenship嗎?如果是的話那保釣與否到底有多大意義?聽說釣魚台的水域蘊含大量石油資源,那應該是由國際關係的現實主義者和政府出面保衛吧,一班左傾的熱血分子為何對這些利益如此著緊?

《文匯報》和《蘋果日報》在同一天頭條,竟然不約而同以「勇士凱旋」起題。帝國主義中國正利用民間的民族主義,說他們不敢說的話,得罪他們不敢得罪的日本。當國內憤青高叫「釣魚台是我們的 蒼井空是大家的」,韓國的李明博總統也為今年大選重提獨島爭議,聽說日韓兩國外交的小學雞程度一樣叫人咋舌。

今次真的不好意思,你明明已離港在東京落地生根一個月,我亦無法跟你閒話家常,噓寒問暖一番。你還在適應以日文作為主要工作語言吧?我知道你非常努力,每天刨日文報紙,你能告訴我日本人和傳媒如何討論釣魚台和獨島嗎?

憤世嫉俗的何頭

2012年8月26日

《日本對頭人》系列﹣AV女優 VS AV女郎

由蒼井空(前排右一)領軍的惠比壽Muscats紅透大中華地區,聽說在歐美亦有不少粉絲。

何頭,

今次回信足足拖了一個多月,一切都怪妳。

在妳的鼓勵下,我花了0.99美元從App Store下載了加藤老師研發的遊戲「Gold Finger!!」,還悄悄地從書架的深處取出了老師在2003年出版的著作《體貼性愛秘技》,實行邊讀邊學邊玩。老師在書裡把「神之手」形容得有點像穴位按摩 – 要令對方進入妙下可言的仙境,手指要準確拿捏後、中和前方的三個觸點,依次按壓;遊戲的玩法亦一致,玩家要順序點擊屏幕上三個不同的區域,才能令女優愛川優衣(Yui Aikawa)小姐由衷地說一句「舒服」(kimochii)。

雖然書本以秘技為賣點,但事實上談及技巧的章節只是一小部份,更多的是加藤老師對如何處理兩性關係的思考。他在序言中便開宗明義寫道︰「不打算運用智慧,只想著『讀了這本書一定能獲得高超的性愛工具』、『想知道如何輕鬆讓女人達到高潮的方法』,抱著這類想法的人,我並不希望他閱讀本書。」老師在1988年出道,至今演出過的AV電影超過6,500套。他的經驗之談知易行難︰雙方必須以心相待,房事才會美滿。他在書中不止一次提到,技巧拿不拿手只是其次,有沒有向伴侶傳達愛意和尊重才是重點。

唔……話雖如此,我玩遊戲時即使對優衣小姐抱著萬二分的敬意,但每次進入第二區時她總是抱怨,不是說「有點(不舒服)」(chotto)就是單字一個「痛」(itai),令我好生失望。莫非她的心盡是情感的禁區,不願與我坦誠相待?

《秘》書最有看頭的,其實是最後一章「加藤鷹的真心告白」。在這裡,我讀到了老師的敬業︰入行多年,他說感覺仍像在起跑線上,要改進的地方很多,因此會一直演下去;我也感受到老師對90年代AV工業高峰期的懷念︰他說現在業界的女性很多充其量是AV「女郎」,而不是從前指的AV「女優」(日語意思為「演員」)了。一方面,市場的口味在改變;從前,用家追求演技專業的女性偶像,而現在,以鄰家女孩為主題的「素人系列」才是王道;另一方面,行業的黃金時期過去,AV女優們以往把成人電影視為其舞台,工作時全力以赴。而現在,她們大都把AV視作兼職,並經常分心思考息影之後的工作機會。

這也難怪。最近在日本的八卦雜誌《週刊POST》上讀到一篇文章,指AV女優們目前面對嚴重的就業不足問題,很多演員每週只有一至兩天有戲開,其餘時間要靠做兼職幫補家計。AV界可能是就業市場上唯一一個「經驗愈少,人工愈高」的行業。大部份的演員只有兩個「第一次」賺取高片酬的機會︰第一次出鏡和第一次拍攝「無格仔」。然後就如妳所講,觀眾們貪新忘舊,過目即忘,繼續追尋新演員們的兩個「第一次」了。這造成了就業人口既不足、又過剩的獨特現象。

AV界跟唱片界一樣,也受到了互聯網的衝擊 – 發洩的人多,付錢的人少。根據日本市場研究公司帝國Databank的調查,業界龍頭Soft on Demand的銷售額從2008年至去年是零增長;而第二位CA株式會社(亦稱Outvision)的銷售額同期則下跌五成。AV製作公司要生存,除了靠新面孔、新拍攝主題外,更重要是拓展海外市場。但礙於日本法例,它們又無法出口最暢銷的「無格仔」影片。妳說如何是好?

僱主為生意頭痕,員工減薪似乎在所難免。《週刊POST》訪問了在90年代紅極一時的AV女星小室友里(Yuri Komuro),比較當年今日的員工薪酬。她說,1996年她拍攝「下海」作品《新・官能姫 第2章》時的片酬為100萬日圓,到1999年收山時的片酬降至每套70萬;而目前,女優們出道時的「起薪點」約為10萬,然後隨著歲月流逝片酬跌至5萬。雖然日本經濟長期通縮,但女優們十多年來人工不升還要大跌,政府是否應立法為行業設立最低工資呢?

畢竟,能夠像蒼井空(Sora Aoi)般成功轉型,與AV界姐妹們組成惠比壽Muscats進軍演藝界,橫掃兩岸三地開演唱會的只是少數。餘下的女優們只能未雨綢繆,自找後路了。

孖九

哎,對了,為推動業界發展,我決定抵日後購買正版的蒼井和優衣小姐作品以示支持。僅此立誓

《日本對頭人》系列﹣神之手

加藤鷹老師的iPhone App

孖九兄:

我知你等我回信等得好苦。本來我想認真懺悔一下,但想想還是算罷:只怪你的筆友我人緣太好才華又太多,大量正事和樂事等著我去處理。無辦法啦,你擇友太有眼光了。

當你入在北京吸入那懸浮粒子爆表爆到無法量度,還有冒著在污染空氣下在長城跑馬拉松會猝死的性命危機,我也因著康熙來了介紹好吃的日式炸豬排飯而想念你。那天我看到一單新聞,立刻想告訴你,可惜你不在港沒有Whatsapp。你知道嗎:加藤先生出手機app了。不是那位中日文化橋樑加藤嘉一,而是我們男女都愛的「神之手」加藤鷹。你日文流利,一睇片就知道這是怎樣的app,但我還是很想解釋一下。app沒有任何裸照,但請你當手機屏幕是美女,只要你使出加藤san的金手指絕技,指法得宜,聲音甜美的女優便會快活得死去活來,大叫kimochi。原價170 yen,也不算貴,你有興趣下載練習一下嗎?

我看過的AV很少,因為大部分都不好看,都是依著同一樣的公式進行:麻甩佬 (整水喉整洗衣機整電視上門推銷民意調查記者拍門追尾鄰居借廁所)入屋,女優身穿低胸lace內衣,之後捽碟口爆狗仔男上女下顏射,真係好悶。而且十居其九男優都是核突佬,在好友介紹下才接觸以俊臉見稱的南佳也。我問朋友,有沒有比較照顧女生感受,由女生角度出發的AV?總有的,但我也沒興趣搜尋了。

記得那時EDC閃卡流出,大家爭相傳閱外,也未免感嘆他真識食:上品如柏芝阿嬌,還有陳文媛和混血女模,不禁想,EDC應該非常懂得讓女生高興,才讓他無往而不利。所以向加藤san學習一下,一技傍身,也是對女性的尊重。

後來閱讀「是日本人湯幀兆」的巨著《AV現場》,才驚覺自己無知得很,例如如果我嫌傳統AV太悶,大可以找來重口味的糞便系… (我真心想知究竟這樣變態的糞便系AV市場有多大?)AV女優的身價也不算高,九十年代初AV的黃金時代,一般單體女優片酬只是一百萬日元左右,面目模糊的企劃女優更不消說,而且女優當紅時大多只有二十歲,數百萬日元不知就裡地糊亂花掉,幾年後卻被嫌人老珠黃,長江後浪推前浪,事務所的工作日程表上,自己的名字慢慢成為明日黃花,又有年輕女孩填上,想留低的女優只有朝糞便和浣腸等變態方向進發。似乎不少AV女優的成長歷程到退休都有缺憾,說到底有多少個能如飯島愛般轉型成功?

女優有苦自己知,男優也不是別人眼中可以跟女神收錢happy的優差。要學會德川家康忍精不射絕技固然困難,不少男優工作太多,導致長期性功能障礙。真想問AV女優和男優們有沒有成立工會,爭取買高價勞工保險,保護自己的搵食和傳宗接代工具。在我看來,神之手加藤san跟其他男優有點不同,他似乎非常享受自己的工作,男優的職業生涯也比女優來得場。他的搵食架生沒有受損嗎?

何頭

《日本對頭人》系列﹣花見

靖國神社花開正茂

何頭:

所有事情皆無法瞞妳法眼。如妳所言,上週我借著「公事」之便,在東京逗留了四天。來去匆匆,原以為頂多只能往築地大快朵頤、又或登上近郊的高尾山遠眺富士風光,便已心滿意足。豈料周日天氣回暖,竟讓我趕上了櫻花初開之日,這真是錦上添花了。

311後的首次花見未能盡興

由酒店出發緩跑,繞過皇居,約二十分鐘便到達了靖國神社的所在地「九段下」。先放下國仇家恨不談,靖國神社在日本其實還有另一個代表性﹣﹣每年東京市公布櫻花節(日語寫作「花見」、hanami)正式開始的日期,便是以神社內的櫻樹作指標。靖國神社是民眾賞櫻的熱點,男女老幼清晨便出門「霸位」,拿著便當席地而坐,觥籌交錯,好不熱鬧。但去年遇上二戰以來死傷最慘重的東北大地震,舉國哀悼。政府沿路貼上「花見の宴ご遠慮願います」的字句,叫國民避免慶祝。猶記得當時靖國神社一樣人頭湧湧,但大家只是伴隨著紛落的花瓣,默默地走到大殿前合什祈禱,場面感人。事隔一年,沉重的氣氛總算飄散。商人再次聚集在神社大道的兩旁,架起攤位賣章魚小丸子、大阪燒等節日必備食品;來自茨城、岩手等受災地區的商販亦有參與,出售當地的蔬果和燒酒呢。

上周妳介紹了有現代「坂本龍馬」之稱的大阪市長橋下徹後,我在閱報時也花多了時間留意有關他的報道。事實上,橋下人氣爆燈,想避開他也很難。近日的新聞離不開三大主題︰一,首相野田佳彥力推提高消費稅的法案;二,日本政府檢查全國核電廠安全;而第三位,便是有關橋下有意組黨進入國會的傳言了。

橋下除了有意把大阪市升格為「都」外,更擺明車馬要令自己的地方勢力「大阪維新會」登堂入室,成為日本的第三大黨。大阪的人口只有880萬,佔全國1.3億人口不到百份之七。僅憑橋下在大阪的票倉便想取得眾議院的200席,無疑是癡人說夢。換句話說,若要與過去一直壟斷政壇的民主黨和自民黨抗衡,維新會極有可能與其他政黨或政治人物組成聯盟。

今個月初,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大阪與橋下會面後向傳媒放風,指「我與橋下市長有非常重要的共通點」,令兩者聯手的說法甚囂塵上。橋下本身已與由宗教人士支持的公明黨和みんなの党(無漢字,意譯為「大家黨」)關係良好,兩黨目前在國會合共有26席;石原則有國民新黨(3席)的支持。如再有去年因政治獻金醜聞而被迫退出執政民主黨的前黨𣁽小沢一郎加入聯盟陣營……嘿嘿,屆時可就有好戲看了。

大阪市市長橋下徹「暗媾」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

日本政壇鬧得熱烘烘,受苦的是國民。面對「一年一度」的首相們以及望不見盡頭的低迷經濟,市民對政治的感想普遍是既心淡,又憤怒。翻查了一下過去兩屆日本眾議會選舉的情況︰2005年時,投票率是67.5%,自民黨296席,民主黨113席;2009年,投票率上升至69.2%,結果逆轉。民主黨308席,自民黨119席。同一班的選民,四年後放棄了無能的自民黨,將選票交給了同樣乏善可陳的民主黨。他們在下次選舉時會否轉投橋下的集團呢?咱們便拭目以待吧。我在想,即使橋下只能取得100個議席,亦足已分薄民主和自民的大多數優勢,到時候要推行政策,恐怕比目前的蟻步還要慢了……

話說回來,在東京逛書店時買了一本關於世界各地由安藤忠雄設計的美術館及博物館的書,下次一起吃拉麵時拿給妳吧。

剛看完小說《影武者德川家康》的孖九